松野呱松✨    

 

希望你会喜欢此刻我转到的某个侧面

无剧情 “Captain——” 爱德华不等他的大副话音落下,近乎粗暴地抓起他的双筒瞭望镜就往地平线看。 雅阁无所事事地靠在侧舷上,那里被葡萄牙的舰队轰烂了又再修补,补好了又重新被对面船只的怒吼和嘶喊洗礼,如此往复,船长先生却对这游戏乐此不疲。骤然压上一个成年男人的重量,老旧的木板和发亮的铁丝钉嘶嘶地吸了口冷气,小声呜咽。如果他的双胞胎姐姐在旁,一定会强硬地把他塞回船长室那个风吹不着雨淋不到的地方,甚至把他打成个行李包直接遣送回伦敦,但这里每个人都忙着升起船帆和眺远,或是大口呼...
如果知乎在《刺客信条》中 在众人面前裸体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? 问题已关闭。 题主不是变态!添加折叠答案的你们也是够够的了。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以下是原问题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题主身边的人最近遇到了暴露狂。工作和生活的状态多多少少有被影响到,想从对方的角度理解一下做出这种行为的人的心理状态和感受? 32个回答 Ezio Auditore,佛罗伦萨一枝花,调情请私信 3.6K赞 克劳迪娅、费德里科、佩德鲁奇奥等人赞同 大导师,谢不邀。 刚进Animus就看到...
最后的信件 “我依旧想要亲吻你亮色的发尖,我依旧想要触碰你精致的锁骨,然后你会满脸通红地大声争辩说我做错了(I did it wrong),一如当年哥廷根那个刚满二十岁,像颗上等星一样闪闪发光,在静默中站起来告诉我“你算错了”的小伙子。你可能认为我已然改变,因为原子弹,因为1941年的那次谈话,因为德意志或丹麦的二选一,但是我现在发觉我从未改变,坐在壁炉前写一封明知永不会寄出的信,署上名然后将它投入火中,想象着你在地中海那岸收到并打开后一边由于“无必要的情感交流”羞得无地自容一边倔强地不肯承认的模样。我依旧是那个向你提问桥上锁链共振现象,最后告诉你是有人在摇它的尼尔斯.玻尔,是那个在雪道上永远超不过你,在...

© 松野呱松✨ | Powered by LOFTER